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天运符师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状元和乞丐
    知道第二天韩杨要去县城,沈临仙也想去县城看看。

    她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吃过饭,沈临仙就磨着苏氏去县城逛街,还说要买些布做衣服,县城漂亮的布要比镇上多许多。

    女孩子嘛,都是爱美的,这一点苏氏很理解。

    再者,沈家的家境还算是挺不错的,几件衣服是能给孩子买得起的,苏氏和沈夫子商量了一程,就答应了。

    临河村有去县城的牛车。

    第二天一大早,沈临仙起来做好早做,就和苏氏准备了一些干粮又带了钱。

    光是钱串子,沈临仙就背了半篓子。

    古代的时候买卖用的多数都是铜钱,大宗的买卖需要铜钱的数量十分的庞大,背着一布袋钱去赶集,背着整筐钱去买东西的情况多的是。

    甚至于有些人家买的东西多了,都要赶着牛车,拉着半车钱去买的。

    沈临仙和苏氏在村头等了片刻,牛车就来了。

    母女俩付过车钱坐到车上,一会儿的功夫,又来了几个村子里的妇人,这些人和苏氏都很熟悉,上了车就和苏氏打招呼。

    沈临仙也以婶子大娘呼之。

    再等一会儿,车上坐满了人,赶车的便赶着车离开村子。

    才走了一小段路,就见后头又有一辆牛车追了上来。

    沈临仙朝后看了一眼,这辆牛车是韩杨家的。

    韩杨赶着牛车,车上坐着韩大柱和柳氏。

    “哎呀,这不是大柱叔和婶子么,你俩也赶集啊。”车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询问。

    柳氏笑呵呵的应着:“是啊,赶集呢,我们家杨哥儿孝顺,非得带我和他爷爷去县城走走,还说要给我们买衣服,带我们吃好吃的,我这辈子啊,都没怎么去过县城,就想趁着能走得动的时候去逛逛。”

    “是啊,杨哥儿孝顺着呢。”几个人打着哈哈。

    沈临仙耳听一个年轻些的婶子撇嘴道:“呸,什么孝顺,韩大柱两口子这是心都偏到咯吱窝了,把个二油子捧的高高的,把真正孝顺的撵出门去,以后有他们后悔的。”

    又有一个妇人道:“是啊,长江两口子又老实又孝顺,不像长河两口子处处要强拔尖,还有松哥儿,那可是个读书的好苗子,以后说不得考个秀才啥的改换门庭呢,真要是松哥儿考中了秀才,韩大柱两口子得把肠子都悔青了。”

    沈临仙听到这样的话低头轻笑,看起来,韩杨在村子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呢。

    也是,韩杨打才会走路的时候开始,就被韩杏有意引导着学坏,就是再好的底子,那也得学的坏到流油了。

    说起来,这个韩杏是真狠啊,她是打算不毁了韩杨誓不罢休呢。

    “可别这么说。”苏氏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两天韩杨每天都去找沈夫子说话,沈夫子晚上和苏氏也说了韩杨的事情,只说这孩子是真好,心地好不说,也聪明的很,于诗书一道十分在行,比他的学问也只高不低,还说这孩子低调不张扬,不像那个韩松,还没怎么着呢先就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他会读书,其实真要比起来,韩松的资质并不算顶好的,只是胜在一个用功,而韩杨的资质比他好多了。

    苏氏听多了这样的话,私心底下,对韩杨还是很有好感的。

    现如今听别人编排他,就有点不乐意了:“杨哥儿也还不错,心地挺好的,对韩大叔两口子也孝顺的很。”

    “什么孝顺啊……”

    别人还没说完呢,苏氏就急道:“韩大叔两口子眼不瞎心也不糊涂,哪个儿孙孝顺,哪个儿孙是面子情,难道他们分不出来?再说了,你们都说杨哥儿这不好那不好的,我问问你们,人家偷你家的东西了?还是打你家的人了?”

    这……

    别人还真说不出什么来。

    也是韩杨的原身底子是真的好,虽然不学无术,可还真没做过什么太过的坏事。

    “所以嘛,都说杨哥儿不好,也不过就是听别人说的,村子里也没旁的事情,大伙没事的时候就爱坐到一块聊天,一个说杨哥儿不好,就有两个听的,三个传的,传来传去,就真不好了。”

    苏氏替韩杨辩解:“这人好不好啊,别光听旁人说,还得自己仔细去想想。”

    她一句话,叫车上众人无语。

    一直等到进了县城,车子上众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好。

    沈临仙可不管她们怎么着,她扶着苏氏下了车,母女俩就在县城转了转,然后进了一家布店,扯了些布料准备回去做衣服。

    这一逛,就到了中午时分,眼瞧着该吃饭了,苏氏拿了钱,带着沈临仙找了家小店进去吃饭。

    她们才坐定了,就看到韩杨扶着柳氏,带着韩大柱也进来了。

    看到苏氏这一步,柳氏双眼发亮,她挣脱韩杨的手,急步走过来:“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他沈大娘。”

    苏氏起身:“韩婶子,你们坐。”

    柳氏拉着韩杨和韩大柱坐下:“你们娘俩也来这儿吃饭啊,我们家杨哥儿说这里的饭菜还不错,一会儿叫杨哥儿给你们点几个菜,他在这里吃过,知道哪道菜好吃。”

    苏氏点头道了谢。

    柳氏就打量沈临仙,越看,越觉得这姑娘好看,而且还端庄稳重,心里更加的欢喜。

    韩杨叫了小二过来点了菜,五个人闷头吃饭,虽说没有人说话,可气氛还算是不错。

    等吃过饭,柳氏就拉着苏氏不松手,非得说让苏氏和沈临仙坐他家的车回去。

    苏氏拗不过,只能答应了。

    回去的时候韩杨驾车,苏氏和沈临仙还有柳氏坐在车厢里,而韩大柱则坐在车辕上。

    一路上,柳氏不住的和苏氏说话,时不时的还问沈临仙几句,看她说话并不像时下许多女子一样小声小气的,跟个蚊子哼哼一样,反倒落落大方有什么说什么,柳氏更加高兴。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大气的姑娘,她之所以偏疼大儿媳妇,也是因为大儿媳妇大气嘴又巧,能说会道的,小儿媳妇王氏就像个闷葫芦一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让她腻歪的很。

    等回了村子,韩杨送苏氏和沈临仙回了家,才赶着车回去。

    他一进门,就看到沈氏和韩长河就在院子里等着了。

    韩杨赶紧把车赶到院子旁的柴棚下边,将车卸下,把牛牵到一边吃草,才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叫上沈氏和韩长河进屋。

    “咋样了?”

    沈氏一进屋就问:“卖了多少钱?”

    韩杨把背篓放到地上,将上面放着的布还有一些日常用品拿出来,掏出里边用布包着的银子。

    正好柳氏和韩大柱也进了屋子。

    柳氏一看银子眼都变了色:“这是卖了多少钱?我和你爷爷都不知道呢,一路上也不敢问,现在急的抓心挠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