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 990.第九百九十章
    出了成都卫所, 蜀国世子上马要走。有个穿军装的急忙忙从里头跑出来喊道:“世子且慢!”世子勒住缰绳。那人跑近前来道, “世子竟走得如此着急。有件事得告诉你。”

    世子坐在马上问道:“何事。”

    “司徒部长和令尊大人都在爪哇。”那人道,“我们上级本欲待世子主持朝政之后送他二人回来, 可司徒部长想拉令尊去南美旅行,跟赵王秦王凑成一个皇家旅行团, 这会子正学摄影呢。”

    世子怔了怔, 半晌, 长吐一口气:“南美……爪哇离澳洲最近。既然到了爪哇,没理由不去澳洲。这么看没个三五年打不下来。贾三叔什么意思, 想让我干脆登位算了?”

    那人含笑道:“世子看着办。横竖只要世子能做蜀国的主,怎么都便宜。”世子哼了一声拨马便走。

    一行人顾不得辛劳直奔城郊庄子求见太上王。一位老太监亲出来相迎,笑得见眉不见眼。

    世子随口问道:“祖父心情可好?”

    “好, 极好。”老太监道,“今儿王老爷子又来了。”

    “嗯?王老爷子是谁?”

    老太监忙说:“世子殿下,王老爷子不知咱们太上王身份,您待会儿见了可千万别露馅。这里住的是宁家六老太爷。”世子含笑点头。

    原来, 来郊外静养后不久, 有一日太上王坐在湖边晒太阳。忽闻远处传来一阵琴音宛如天籁,老头儿好悬听醉了, 忙命人打听去。不多时下头查到,弹琴者为一位隐居此地的老者,姓王名福。太上王爱其乐声, 恐怕报名头出来吓着人家, 遂假称宁六与之结识。两个老头眨眼成了至交。王福爱茶, 偏家境并不富裕。太上王自然一辈子没缺过好茶。王福遂时常来这庄子蹭茶吃,心情一好顺带奏上两曲琴。太上王听得心旷神怡悠然如梦。

    今儿王福又来了。门子见着世子赶忙进去报信,让门口的老太监拦下。老太监自己进去回说:“老太爷!大喜大喜!”

    太上王咳嗽两声:“慌什么?”

    老太监拭泪道:“小晏大爷回来了!”

    太上王惊喜万分:“晏儿回来了?”

    “正是,在外头求见呢。”

    太上王正欲站起,忙又坐下:“磨磨蹭蹭。快快快让他滚进来!”

    王福老爷子笑道:“你孙子回来了?高兴就高兴嘛,摆什么架子。”

    太上王冲老太监使了个眼色:“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迎我大孙子。”老太监赶忙跑了出来。

    世子听罢笑道:“我知道了。回头定不戳破他老人家。”

    老太监笑得像朵菊花:“老奴就知道世子最灵透不过。”

    世子遂跟着老太监一路走到水阁,只见她祖父与一老者闲坐茶桌前。老者须发皆白仙风道骨宛如神仙,旁边的条案上搁着一架琴。世子上前叩头。太上王打瞧见她便已滚下泪来,半日哽咽道:“好、好。回来就好。”一语未了,爷孙俩抱头痛哭。

    看哭了一阵子,老太监上来解劝道:“老太爷,大爷回来了是好事啊。”

    太上王抹了把泪,一手抚着世子的头颈一手拍胸口道:“我这把老骨头可算活着看到你回来了。”勾得世子又掉下泪来。老太监陪着哭了会子,再解劝。二人渐渐收泪。

    太上王遂介绍世子认得王福,世子定定的看着他作了个揖。王福笑道:“你祖父挂念你又不肯说,只命人每日预备你爱吃之物。”

    太上王闹了个大红脸,吼道:“那是我自己爱吃的!”

    王福道:“可你一回都没吃!”

    世子赶忙说:“祖父,我饿了。”太上王一叠声的喊人送点心上来。

    王福站起来道:“既是晏哥儿回来了,我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祖孙团聚,告辞了。”

    世子也站起来道:“烦劳您老多留一阵子。我有许多事要跟祖父说,件件都是坏事。若把他气出个好歹来,您老也能帮着圆个场。”太上王一眼瞥见童不野立在水阁外,面色骤沉。

    王福看了看太上王道:“也好。”

    世子遂亲送他避到不远处一座小轩。半道上世子道:“不知高孟生先生何故来此。”

    王福果然便是联邦第一琴师高孟生,诧然道:“世子认得我?”

    世子道:“看过高先生的照片。我三叔在高孟生音乐厅拍过照、把你的雕像拍进去了。你不怕我祖父认出来?”

    “不会。”高孟生道,“太上王不会去留意一个伶人的模样。”

    “……说的也是。”

    “摄政王恐怕令祖父心情不好,托我来同他说说话。”

    世子哼道:“还不是他们把我祖父气病的。”

    高孟生道:“除去非做不可之事,联邦政府待太上王已是极人道了。我瞧着,老太爷这些日子想通了许多。”说着已走到小轩门口,他遂含笑道,“祝世子旗开得胜。”世子拱拱手。

    转身回到水阁,点心已送了上来。世子先笑嘻嘻吃了几块。太上王也不打扰。眼看盘子见底,老头悠悠的道:“什么坏事?你老子在大成如何了?”

    世子苦笑道:“什么大成。方才我得人报信,他与我三叔都去了南洋爪哇国。”

    太上王道:“爪哇跟方家就是一伙的。你三叔不是带着联邦的什么特种营么?还没救你老子出来?”

    世子思忖着,父王大约被软禁在爪哇。横竖三叔已背过一次黑锅,多背一次无妨。乃道:“那个……早就救出来了。”

    “什么?!”太上王先是一喜,看孙子的模样欲言又止的模样仿佛又不像没事了。“何时回来?”

    “大概……还得三四年吧。”世子硬着头皮道,“三叔把我父王哄去旅行了。”

    太上王一愣:“嗯?”

    世子眼睛盯着空点心盘子:“他不是联邦的外交部长么?国事访问乃是他职责所在。离了大成后他便拉着我父王一道上爪哇拜会周小兰,下一站去澳洲访霍晟,最后前往南美会晤卫若蘅。对了,秦王赵王都在南美旅行,三叔想跟他们一道。”

    “这……”老头呆了半日没说出话来。许久,摆摆手叹道,“算了。你三叔本事大,孤王早已管不了他。还有什么坏事一并说出来。”

    世子斟酌良久难以开口。太上王也不催,闲闲的坐着吃茶。足足静默了一炷香的功夫,世子咬牙道:“祖父可还记得,我父王有个女儿去了大佳腊念书。”

    太上王本以为孙子想立阁外那女人为正妃,腹中已预备好了数套词儿训斥,闻言一愣。“大丫头?她出了何事?终究是你姐姐,若用得着娘家撑腰你不可怠慢。”世子张嘴又合上,如此数回。太上王眉头皱起。“莫非她做了什么有损门楣之事?”

    世子摇摇头。“祖父,若我父王始终无子,如何是好。”

    太上王皱眉,半晌才说:“自然是你三叔过继一个给他。”

    “三叔那性子,哪里舍得将儿子送人,亲哥哥也不成。”世子垂头道,“早年祖母给他送去两个女人借种,他给丢到别院养几个月悄悄……。”

    太上王额头青筋一跳,喝到:“闭嘴!”世子立时闭嘴。太上王身子发颤,抬手去端茶杯竟半日没端起来。老头喘了几口粗气,“你出去。”世子呆了一瞬,起身出去。才刚走到水阁门口,太上王道,“把老王喊来。”

    “是。”

    世子赶忙跑到小轩去请高孟生。高孟生微笑道:“世子放心,无碍。”乃独自进了水阁。

    太上王面如金纸,一见他进来便低吼:“你、你是不是故意的?”

    高孟生一愣:“什么故意的?”

    太上王气急败坏道:“前几日你跟我争辩了那么久,什么花木兰从军会不会被人发现是个女人。”

    高孟生道:“那话题不是你先提的么?我不过顺着你的话往下说罢了。怎么,你孙女方才跟你说实话了么?”太上王愣了。高孟生接着道,“我一眼就瞧出她是个姑娘。”

    太上王呆了半日。“你一眼瞧出什么?”

    高孟生道:“我有个孙子是学医的。我虽老了,也跟着他学了点子。男人和女人骨架子差异最大。你孙女神态气度举手抬足无一不似男子,偏骨架子真真是个小姑娘。”

    太上王犹如被雷劈了似的。良久,高孟生叹道:“你日日都说再不管这些事了,何苦来还放不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说了,孙子二十多个,得用的独长孙一个。想替他寻个膀臂竟寻不出来,还尽出幺蛾子。凭是孙子孙女,能替你传承家业不就是好孩子么?”

    太上王木雕泥塑一般坐着不动,心里已将全家上下过了个遍。不论儿子孙子,死活没有谁能比得上世子一根手指头。乃喃喃道:“他若生不出儿子,随便哪个弟弟给他一个不就完了?”

    高孟生语重心长道:“老宁啊,你替儿子想想。若是你自己凑巧没生出儿子,你愿意把家产送给哪个侄子?”

    太上王一愣。送他们?做他娘的春秋大梦。霎时有几分明白蜀王心思,乃嗐声道:“可她是个丫头。”

    “亏得这丫头顶事,不然你偌大家业不就荒废了?我猜,你方才已盘算了旁人?”

    太上王颓然道:“盘算了。”

    “有么?”

    太上王摇头。

    高孟生道:“方才那孩子可谓人中龙凤,你还不知足?我儿孙里头但凡有这么一个,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太上王思忖道:“老八年幼,与世无争。府上像是有一个不满周岁的,给她抱来做幼弟、让她辅佐,如何?”

    高孟生瞧着他一眼:“老宁,你从前可曾疑心这个孙子是丫头?”

    “不曾。”

    “那她为何忽然告诉你?瞒着你直到入土不就妥了?”

    太上王一拍大腿:“对啊,好端端的她告诉我作甚?”

    高孟生低声道:“我说实话你莫恼。上回你说两三年前已将生意交给他们爷俩,这会子纵想换给旁人也怕已换不成了。”

    太上王一想,如今朝中委实都是他们父女的人。老二宁可将女儿扮作男人都不肯收养侄子,老三跟他是一伙的。其余的不论谁得了蜀国,联邦立时可以翻脸。乃跌足拍案。

    高孟生劝道:“你不是极喜欢那孩子么?一个小姑娘扮作男人,还不定吃了多少苦。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太上王长叹道:“我只是怨她老子!”乃大摇其头。“一个个都大了,再不会听我的。”

    高孟生笑道:“老骨头,还不服老啊!昨儿你说什么来着?吃茶钓鱼养花,万事不入耳。来来来,我与你抚琴一曲调理调理心境。”遂起身坐到琴案前奏了起来。

    那曲子舒如闲云、淡若清风,遐远悠旷、静心明性,太上王听罢浑身说不出的自在。一曲听罢,老头叹道:“罢了,我已管不了,不再管了。”

    高孟生笑道:“这就对了。”

    二人又闲谈了半日,高孟生问道:“你孙女说的坏事可说完了?”

    太上王道:“说了两个。头一个……也算不得坏事。罢了,说不定还有,让她一并说了。”遂招手命人喊世子进来。

    世子朝高孟生作了个揖。高孟生摆摆手叹道:“你这孩子。”

    太上王也一叹,颓然道:“还有什么事没有?”

    世子道:“有。”高孟生忙避了出去。太上王哼了一声。世子乃道,“眼下之局势,不变法决计不成。非变不可。”

    半晌,太上王道:“你想加入联邦?”

    世子从怀中取出一张报纸递给祖父。那是一张《昆明新闻报》,世子回国途经云南时买的。那报上头版头条大篇幅登载着新闻:赵军兵分三路,短短三天已攻克卫周曹三国,并宣布将于七天后发兵攻郑,请郑王做好防备。

    太上王皱眉:“方才你说,赵王在南美?”

    “对,与秦王一起。”世子道,“此次出兵显见不过是联邦找的借口罢了。三叔既然把我父王拉去海外,显见知道了些要紧事,上回那条约无法限定。早点跟他们谈判,还能捞些好条件。”

    思忖良久,太上王疲然道:“还有么?”

    世子迟疑了一瞬道:“没有了。”

    太上王阖目摆手道:“你去处置吧。孤王老了,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