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布衣锦华 > 第一七零一章 可笑至极
    既然已经公开了自己是女子,华锦也的确不再需隐瞒什么,今日与这两位大人的见面便是她表明自己态度的时候,实际上,很多江南的大人和学子对于华隐秀是女子这件事的接受度相对是要高一点的。

    毕竟华隐秀真的是出道多年了,那么多的优秀作品罗列出来,成绩和才华不是假的,以前也是有许多人不敢面对,但是他们为什么知道了也不说出来,好似自我欺骗一样的,但是心里面也不可能一点都不清楚的,只是不说而已。

    现在公开了,华锦还特意说了自己就是南方人,这种及时的站队让更多人对华锦有了更多的认同感,毕竟江南的风气的确更开放一点,所以可以说,至少一半以上的江南人对华锦是能接受和认可的。

    可惜接受是接受了,但是真的面对华锦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合适,但是今日华锦和宁这样,就是让他们明白,不需要改变什么,宁不介意嘉善郡主和别人见面说话,甚至是一起论诗写字,而华锦自己也从来大方,他们不需要顾忌她是什么郡主,继续把她当成华隐秀来相处,一点问题也没有。

    反而依旧是舒服的不会让人难受,除非是故意就一开始看着华锦不顺眼找麻烦的,真的见到华锦的人,鲜少会真的不喜这个人的,作为一个心理师,表现出来让人喜欢的样子,本来就不是多么难的事情。

    别看今日华锦只是见了这么两个人而已,其实这几乎也是在华锦曝光了自己是女子之后,她和这些读书人的第一次直接照面,不是那种在朝中架着身份的见面,而是这种照面,代表的意思是很多的。

    这京中算起来的圈子不少,可是论起来互相的联结,那也是很容易互相联系起来的,所以在今日之后,这两个大人出去说说,就很快宣扬开来,其后华锦在世的许多年,私下见了华锦,不是正式的场合,大家和华锦都这么相处,居然也很舒服的,就这么延续下去了。

    华锦和宁与这两个人分开之后就回家,宁今日去见邱南冲也是和秦尚任说过的,而且他今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这样和华锦出来能说一会儿话已经是不容易了,加上也到了午饭的时间,宁亲自送了华锦回府。

    等着两人都已经走了很远了,这些小贩才突然都爆发开来,那个卖糖葫芦的老汉被围着,被华锦买了一个簪子的年轻人也是做好了打算,到时候可以说说自己这摊子上的首饰,连嘉善郡主都是过来买过的。

    更多的是议论纷纷“嘉善郡主真是又好看又高贵,但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她还夸了我用的这个胭脂好!”

    “你那个算什么,我算是明白了,如果不是知道了郡主是女子,见到这样的少年,老娘也是要忍不住多看两眼的,今日我算是知道了,这好看的人怎么穿都是好看的。”

    “你们这些没见识的,我和我家爷们去过苏州上货,也是巧合遇到了华隐秀公子骑马出行,路边不知多少姑娘追着不放,那才是真的青年才俊的模样,别看今日郡主穿的简单,可是那料子便不得了,何况这男装大概也就只有郡主这样的女子才衬得起吧!”

    “我就是觉得郡主一点也不像是和咱们一样出身的,而且也很和气!”

    “那一两银子一支的簪子在郡主的头上戴着也好看了,还是姜老头运气好,我看着郡主和你说了好多呢!”

    絮絮叨叨的一群人说话,话题的中心都是嘉善郡主,一群人说的开心,便没有注意到,一个年轻的书生模样的人从这边路过,听着他们说起嘉善郡主的时候,已经是沉了脸。

    “柳公子,族长还等着呢!”小厮见到他停下了脚步,上前提醒。

    本来还算平静的脸上突然扭曲起来,柳相原的手指狠狠的握拳,见到这小厮在他身边不说话的样子,也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说道“你真是好本事,今日的事情,我记得了!”

    “柳公子从前也说了,良禽择木而栖,小的也是跟着柳公子学的好,说起来小的倒是想劝公子一句,胳膊拧不过大腿,小姐也已经是进宫了,与其做那种注定会失败也没用的事情,不如好好的帮着刘家,以后刘家有了好处,也不会落下公子的,不是吗?”这小厮一副小人嘴脸,端的是难看。

    柳相原看了一眼这小厮“呵呵!”只冷笑了一声便没有了言语,继续向前走。

    “柳公子还是自己多想想的好,刘家多少年的底蕴了,哪里是你一个人可以对抗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小厮显然是得了什么任务,跟着柳相原便一直说着。

    “是吗,我现在虽然是棋差一招,可是想要你的命,还是不难的!”被这小厮说的厌烦,柳相原直接回头,冷笑的看着人。

    小厮见到他这样的眼神,哆嗦了一下,尴尬的笑笑“公子何必这样看小的,小的也是一片好心,您不想听,小的不说便是了!”

    柳相原哼了一声,胜负未分,他先暂时放过这个背叛他的人,至于这所谓有底蕴的刘家,都是放屁,居然还真的想扶植刘太妃和那个愚蠢的誉王上位,真的当天下间的人都和他们一样愚蠢吗,还有宫里面那个女人,小小的女子,本事不大倒是好大的野心,还自己想称帝。

    一群蠢货还想把这天下变了,也是好笑,刘家啊刘家,还有李落,他每一个都不会放过,对了,还有那个嘉善郡主,若不是那个女人,圆圆怎么会进宫,那是他的女人呀,居然被人这般随意摆弄,这所有的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得好死。

    心里面这般想着,柳相原加快了脚步,自以为是的刘家人,既然他们这般不仁,也就别怪他无义了,曾经那般雄厚的李家也能覆灭,何况是现在的刘家,不过空架子而已,还做着自己高高在上的美梦,真是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