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一言通天 > 第1704章 魔也要世故
    银鳞的解释,其实是一种经验之谈。

    对于海族的了解,让魔族一方十分清楚最强的海兽是什么,比起玄龟与冥鲨,最让魔族忌惮的其实是海底时而出没的蟹族大军。

    银鳞的介绍没错,只是她隔在徐言与雪孤晴之间的举动,显得别有用心。

    尤其那句不能太过强势,否则会遭天谴的说法,很明显是在针对着雪孤晴,因为在北州,雪罗刹的近卫军的确足够强势,如果不强势又怎会与申屠冰魇分庭抗礼。

    “银鳞大人说得对,我们魔族要像人族学习,不能一条道跑到黑,他们人族做人要圆滑,我们魔族做魔也要世故才行。”徐言很是赞同银鳞的说法,惹得对方轻笑了起来,于此同时雪孤晴的脸色则微微变化,略有不喜。

    “鬼面大人说话就是有趣,魔也要世故,亏你想得出来,咯咯咯咯。”银鳞娇笑连连,道:“人族男子还喜欢窈窕淑女呢,我们的鬼面大人是不是也喜欢呢。”

    “淑女啊,没兴趣,我喜欢冷冽一点的。”徐言看向雪孤晴,嘿嘿笑道:“就像雪大人这种最好。”

    “我也可以很冷呀,是不是你也会喜欢我呢。”银鳞微微仰起俏脸,果然神色变得冷冽起来。

    “无聊。”扫了眼两人,雪孤晴冷哼了一声走向远处。

    她早知道徐言的心机,更看得出银鳞的打算,看似勾心斗角的局面,其实不过是逢场作戏,三个人,三张嘴,说出的话全是假的。

    或许是有些不舒服这种虚伪的应对,雪孤晴没去理睬银鳞与徐言,一个人走向一旁。

    见雪孤晴走开,银鳞的嘴角现出一丝得意,眼角眉梢更带着一股骄傲,继续与徐言谈笑风生。

    徐言倒是来者不拒,正好有个解说的,能让他时不时的打听到远处万魔一的一些招式。

    战场越发混乱,万魔一的身形已经化作了残影,石台上腥风霍霍,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血色的长矛更变幻成无数血线,连着空气都能斩开。

    鼬虎也不势弱,此时现出了妖族本体。

    裂齿鼬虎的身形不算太大,大约三丈有余,纵跃如风,快若闪电,那两柄短剑竟是鼬虎的两颗獠牙,一旦这位巅峰妖王现出本体,短剑立刻化为獠牙,继续撕咬着对手。

    别看速度惊人,裂齿鼬虎的攻势迅猛,不过败象已现。

    万魔一的灵宝魔器威力非凡,加上一头血修罗的助战,可谓如虎添翼,尽管鼬虎比风还快,毕竟场地就这么大,这位妖王很难施展得开,速度天赋在擂台上基本发挥不出太大的用处。

    不出半天的时间,鼬虎的身形倒飞了出去,虽然败北倒是没太狼狈,四爪踏于海面,嘶吼了一声跃回了迎海枝。

    第二局,万魔一获胜!

    随着魔族一方的欢呼吼叫,第三位出场的是须魔,须魔的对手则是那位暴躁的火猿王。

    打斗继续进行,徐言依旧看着热闹,别看他好似与银鳞谈天说地,目光可没离开石台。

    能见识这些魔子与妖王的能力,这种难得的机会可不多见。

    越是观战,徐言越是心惊。

    六大魔子不亏为北州最强者,全都有着非凡的能力,没一个白给的,如果全力出手的话,人族的普通化神强者根本不是对手。

    能与六大魔子抗衡的人族强者,屈指可数,也就莫华佗与轩辕昊天那些化神巅峰,就连徐言自己,除非动用所有底牌拼命死战,否则也难有胜算。

    化神初期的境界,距离后期差着可不是一点半点,徐言暗自决定,趁着魔族大军出海西征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将修为突破到化神后期才行。

    现在他是周旋在魔族的魔子之间,有炼化了的魔角能完全改变人族气息,可是一旦到了西洲域,他就要周旋在人族强者与魔族强者之间,到时候魔族大军压境,究竟是个什么局面都未曾可知,所以实力的提升显得越发关键。

    一边暗自思索,一边记下了各大魔子的拿手能力,这时候比斗的双方分出了胜负,火猿王趁着须魔不备,将其举过头顶直接扔出了石台。

    须魔飞出了百里开外才稳住身形,可见火猿王这一扔之力究竟有多可怕,他输得有些大意,神色变得懊恼了起来。

    既然是比斗,自然有规矩,谁被打出石台就算输,雀道人虽然是个苦力,人家好歹也是裁判。

    须魔无奈之下返回了迎海枝,火猿王则狂笑着呜嗷乱叫,一双巨手轰击着心口,发出轰轰之声。

    第三局妖族一方获胜。

    第四局出场的是光头冥鲨,迎战的是雪孤晴,打斗一开始顿时风雪呼啸,整个石台上完全被大雪笼罩,让人很难看清打斗的情形。

    雪孤晴的风雪之力极其可怕,石台距离迎海枝又远,战场被大雪笼罩,众人难以看清,只有拥有目力天赋的魔族与妖族才能穿过大雪看清战场。

    徐言无法轻易动用剑眼,尤其身边还站着一个碍事的家伙,可人家却无所谓,银鳞的双眼再次泛起银芒。

    “我们的雪大人真是武勇,一出手就动用天赋之力,这等程度的冰封,足以绞杀同阶,那冥鲨要吃苦头喽。”

    银鳞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像替雪孤晴高兴,而是有些埋怨冥鲨太弱的意味。

    “雪大人赢了岂不是最好,我们可落下妖族一局呢。”徐言随口说道。

    “她死了才好,这样你就不会想着她了。”

    银鳞的声音忽然幽怨了起来,泛着银芒的双眼转向徐言,如果没有银芒,那双杏目一定含情脉脉,可惜银芒的存在,令得这双眼睛怎么看怎么诡异阴森。

    “雪大人岂能轻易死去,人家可是近卫军的统领,能力过人,否则怎么她成了统领,而不是别的魔子呢。”徐言根本没看银鳞的目光,而是呵呵笑道。

    “传承而已,算什么能耐,她当得了近卫军统领,我一样当得了。”银鳞缓缓的挨向徐言,柔声道:“你说是么,鬼面大人。”

    “这就不得而知了,取而代之这种事,不得死一个才能知分晓吗,呵呵。”徐言知道挑拨银鳞这种心机阴沉的家伙没什么用处,也就随口那么一说,惹得对方咯咯直笑。

    “既然银鳞大人的眼神儿好,不如你看看海底的螃蟹究竟是什么种类,要是妖族用来埋伏我们魔族可就麻烦了。”

    徐言的提议,银鳞没太在乎,随意看了看海底。

    这一看不要紧,银鳞忽然神色一变,低语中带着淡淡的惊疑,道:“怎么会是这些难缠的家伙,居然是大王蟹!”